知道官网

“国学热”热了汉服——《山东商报》采访解鹏

时间:2019-06-01 22:41来源:未知 作者:知道主人 点击:
“国学热”热了汉服——《山东商报》采访解鹏
2019-5-28山东商报 记者 王远


 
  如今,无论是行走街头,还是流连景区,在一众身着现代服饰的人群中,经常能看到穿着汉服的年轻人。他们穿裙着袍,或飘飘独立,或结队成群,好似从古代穿越而来,吸引着人们的视线。迎着汉服的风潮,线上线下的汉服店也火了起来。店主们说,“汉服与平常服装的区别,在于汉服背后的文化意义”。
  国学学者、山东师大客座教授解鹏告诉记者,有多种因素促成了“汉服热”这种现象:其一,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服装等商品的需求更加多样化和个性化。其二,中国人对自己的传统文化更加自信,特别是2000年以来兴起的国学热潮,推动了传统文化产业的发展,比如中式传统服装。
  解鹏看好汉服产业的前景,但他表示,目前的汉服市场还很不成熟,存在两极分化现象,“要么价格低廉,但粗制滥造、工艺水平不足;要么价格太高,普通消费者买不起”。解鹏认为,目前的汉服市场亟需一批成熟的引领型品牌,满足消费者的日常穿着的需求。
  汉服没有圈子 穿上汉服就是同袍
  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在和平路西口附近的诚基中心公寓内,记者敲开了一家汉服体验馆的房门。
  入眼处,一个年轻女子端正地坐在罗汉床边。她身着鲜艳繁复的汉服裙装,粉、青、红、蓝多种颜色混搭在一起。她身材微丰,面色从容,头发盘起,头上戴着金色的簪饰。
  女子的左手旁是个小茶几,右侧身后一树假的桃花。在她对面的木质高脚凳上,坐着一名穿红色汉服的青年男子,宽袖长袍,头发向后梳着,只留额前一绺。此外,还有两三名身着现代服装的年轻人,或坐或卧。他们正在聊天。
  “老板娘在楼上帮客户挑衣服呢”,看到记者进来,穿着T恤的一名年轻人上前打招呼,攀谈起来。他叫李长安,老家南京,去年大学毕业后,来到济南工作。
  长安说,现在喜欢汉服的人越来越多,大人小孩都有,年轻人居多,其中又以女性为最,“多是80、90后,00后的也不少”。
  “前几年,如果穿汉服上街,别人看到会很诧异,可能会想这个人怎么穿成这个样子。现在,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很多人看到很喜欢,甚至还会有人问你,衣服从哪里买的”。长安感觉,现在人们对汉服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只要穿上汉服就是同袍”,长安说,汉服爱好者之间互称“同袍”,但他们没有圈子的概念,如果在路上看见穿汉服的同袍,“即使不认识,大家也会打招呼”。
  长安口中的“同袍”,在全国有多少呢?据某知名汉服网站统计,2018年末,中国汉服市场消费人群已超200万人。
  汉服也分山、正 “奢侈品”汉服一件过万元
  因为喜欢汉服,长安在济南有了很多喜欢汉服的朋友,包括这家体验馆的店主。“老板娘组建了一个QQ 群,群里的人越来越多,快700人了,都是汉服爱好者”,长安和记者说着话,两名女生从楼上走了下来,其中一个是店主解明丽。
  解明丽介绍了自己开店的情况:我是95后,原来为一家网红工作室购置衣服,其中就有汉服。因为购置汉服的原因,我不断学习相关知识,慢慢喜欢上了汉服。对于资深爱好者来说,我只是一个“萌新”。2016年底“入坑”,第一次购买了汉服。2017年末,我才第一次穿着汉服出门。因为喜欢,自己购买的汉服也越来越多,2018年的时候萌生了辞职开店的想法。今年4月份,这个店才开起来,主要从事汉服的销售和租赁。
  “我店里的汉服都是正品,都是从各家官网或其他正规途径进货,很多是我等工期‘蹲’来的”。解明丽说,汉服也分山、正(山寨和正品),市场上的山寨汉服特别多。由于不懂,自己买的第一件汉服就是山寨的。“正品的汉服都是原创,山寨的汉服就是看哪件汉服比较火,直接抄袭卖低价”。
  提起汉服的价格,解明丽介绍说,汉服价位范围比较宽,从几百到上万的都有,她店里的汉服价格比较平民,多是几百元一件,也有上千元的,“租用一天也就几十元的费用”。
  “那些几千上万元的汉服在全国都有名气,是汉服里的‘奢侈品’”,解明丽随口介绍了几个她熟知的汉服品牌名字。解明丽说,很多原创汉服都是定制,付款后,厂家才进行制作,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收货。他们将等待的过程称为“蹲”。有时等的过程很长,甚至好几个月。在解明丽口中的一个品牌汉服的官网上,有一则告示:目前工期排到2020年8月底。
  让汉服成为常服 让人们穿衣上多一种选择
  解明丽认为,现在喜欢汉服的人越来越多,要感谢抖音等短视频网络平台,“很多年轻人拍了汉服视频上传网络平台,让更多人认识到了汉服”。在抖音上,以“汉服”两字为标签的短视频播放量,达到120亿次,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涨。
  “在济南,喜欢汉服的人还不普遍,有很多人想去尝试,但都不好意思穿出来”,解明丽感觉汉服在南方接受程度更高。
  解明丽尝试着在济南推广汉服。她的体验馆,也成了很多汉服爱好者的“据点”。汉服爱好者来她这里试穿汉服、拍摄照片。解明丽也经常组织活动,和汉服爱好者一起看电影、吃饭、上街压马路、游园等。“我们不要做一个汉服圈子,我们要打破圈子”,解明丽说,她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汉服,希望汉服给人们在穿衣服上多一种选择,“希望有一天,穿汉服成为一种很日常的事情”。
  上文提到的穿汉服的女子叫小乔(化名)。小乔说,她在某电商平台上看到了解明丽的体验馆,慕名而来,也是第一次穿汉服,“真喜欢试穿的这件唐代裙装,老板娘给我拍了照片,这是我今年最好看的照片了”。
  “汉服体验馆现在还并不怎么赚钱”,解明丽说,她相信前景是美好的,“以后购置的汉服会越来越多,房子也会越租越大”。
  与平常服装的区别 在于汉服背后的文化意义
  从解明丽的汉服体验馆出来,记者来到位于百花洲景区附近的一家汉服工作室,工作室的老板叫田洪旭。
  2000年出生的田洪旭,去年考上济南一所大学,所学专业为文物保护与修复。读了半年后,因家庭变故,他决定休学一年创业。2018年11月,他开了这家汉服工作室。
  “生意还行,我这个店在济南的汉服圈里也算小有名气”。洪旭说,工作室刚开业的时候,济南没有几家汉服店,“今年汉服火起来了,陆陆续续很多店开起来了,光我知道的就有15家”。
  除了代理一些品牌的汉服销售及租赁外,洪旭的工作室还进行了原创汉服的尝试。“汉服的制作流程和现代服装行业大体一样,涉及到选定主题、设计版样、挑选布料、工厂生产等一系列的程序。”洪旭说,为制作汉服,他经常出差,“去杭州、淄博选布料,去青岛考察生产的厂家,也会去成都、杭州、北京等地参加一些汉服活动”。
  全国各地地跑,洪旭发现,“济南的原创店铺还很少,基本也没有品牌影响力”。洪旭说,他也是以代理其他品牌的汉服为主,自己制作为辅。此外,据他了解,汉服的销售主要在线上进行,汉服爱好者在实体店购买的占少数。某汉服网站数据显示,2018年,仅某家知名电商平台的汉服商家产值约占线上线下所有汉服商家产值75%。
  “汉服与平常服装的区别,在于汉服背后的文化意义”,洪旭说,想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最直观的是服装,“穿出去,一眼就能看到”。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汉服的依托。某电商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购买汉服人数同比增长92%。而据某知名汉服网站估计,2018年,整个汉服产业规模已达10.87亿元。
  “随着汉服爱好者越来越多,汉服的市场肯定还会快速扩大”,洪旭说。

(编辑:知道主人)
----------------分隔线------------------
解鹏博客
解鹏微信
解鹏原创
解鹏公开课